事情的起因,大概可以從董胖大ㄧ時說起,大ㄧ他住宿舍時,有一次在晚上睡覺時,突然大叫ㄧ聲後。嘴巴有點吐泡泡叫也叫不起來,舍監馬上把他送台中榮總,當時爸媽趕下去,醫院的也沒給特殊的建議,也沒安排做啥檢查。之後,就不了了之回家了。家人想說可能是沖到不好的東西吧,就去宮裡求了平安符。之後,一直到大三的時候,他坐國光號回家,也是睡著,突然又昏倒了,司機馬上停車,叫救護車把他送到榮總,這次有安排腦波檢查,但是醫生給的結果是,腦波正常,但是在某些段落又有點不正常,也沒有給特別建議。

這次,是在當替代役的時候,中午午睡,董胖又突然向癲癇一樣,倒在地上,馬上又被送到中山醫學院。單位長官打回家裡通知爸媽時,爸媽以為是詐騙集團,長官好說歹說,爸媽都有點不相信,之後查了電話打過去驗證才發現是真的(XD 因為之前又有詐騙集團打來電話,所以有點不相信,台灣詐騙集團真的很可惡)。這次,中山醫學院,幫董胖做了斷層掃描,發現他右邊長了一顆瘤,這對我們家真的是晴天霹靂,因為老媽之前是腦出血 動了一次手術,這次又是董胖。這幾年我家真的是算是多災多難,希望惡運快走,好運快快來。



在台中醫學院檢查出來後,就一直有護士來問是否要開刀,醫院的意思是,目前有醫生可以開刀,要我們快點決定。問的我們家屬心都慌了。可是感覺董胖人好好的,除了這幾次睡著時的發作,沒有其他異狀,可是醫院又一直在那邊問,真的是讓人很難受,因為你不知道是不是緊急的病症。還好,彥萌表哥,建議還是到北榮去檢查開刀,因為北榮是腦神經權威,比開腦的業績,一個月也有10多顆,光臨床經驗就比別間多了許多。所以,當我和小胖開車下去後,就幫董胖辦了出院。

之後就到北榮掛門診,進行治療,第一次去看的時候,醫院說要做檢查,要排床位,叫我們回家等電話,幾天後,接到電話說要一星期後,去住院做檢查。再做一次斷層掃描,和一些基本檢查,就叫我們出院,等下星期來看報告,就在看報告、等醫生建議、切片檢查、等化驗、看報告,大概就一個月過去了。在檢查的過程,還發現,董胖的頭太大了,有些檢查儀器根本戴不下,不能做,只好換其他替代方案。本來爸媽希望用迦碼刀,用放射線將瘤燒到,但是因為董胖的瘤太旁邊了,燒不到,所以只好換醫生,用開刀的(等開刀大概要過了一星期)。開刀是把頭骨切開,把瘤切掉,再把頭骨放回去,再把表皮縫起來。我本來以為是小小的洞,因為第一次做切片手術時,傷口還蠻小的,結果,做完切除手術後,到加護病房看他,才發現是整各右側頭的2/3洞的大小。蠻恐怖的,整個傷口是用像訂書針一樣的釘子,釘成一個ㄇ字型,董胖瞬間變成釘子頭。加護病房大約住了兩天,就轉入普通病房了。

ㄧ到普通病房就發現,ㄟ上次媽開刀時的小胖護士好眼熟,真是太巧了,是他來照顧董胖這區病人。手術前醫生就有說明,開刀那區是頭腦語言區,可能會有相對的風險。回到普通病房的2天後就拔掉點滴,想說真好手術很順利,沒想到拔掉的隔天,董胖的語言表達,有點問題,老媽剛開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話沒說幾句就問董胖說我是誰??,打電話去詢問被老媽嚇到,在那邊說董胖不認得他了。結果,其實他都知道,只是表達的字詞連接不起來,,不幸中的大幸。還好醫生馬上打降腦壓的點滴,過幾天後就比較好了。

大約住了一個多星期,董胖就出院了。回家休養了一星期,再複診回家,董胖就心癢難耐的回到台中單位上班。本以為ㄧ切都結束了,沒想到,到台中待了一星期的董胖,星期五回家,馬上又被爸媽送往台北榮總。原來,董胖還有一張快過期的游泳票,他。。。。居然給我跑去游泳,每個人聽到都快傻眼了,他整個傷口都腫起來,看起來就是裡面充滿了膿,到北榮掛急診後,等了一晚,找到了主治醫師,隔天早上馬上安排開刀,清洗傷口,這次是不用把頭骨拿開,就是把表皮再次切開,清洗頭骨表面。
現在的年輕人,真的不知道腦袋裡再想啥,居然跑去游泳。

這次手術完,也住了ㄧ天的加護病房就轉入普通病房了,醫生解釋說,雖然清洗了傷口,但是畢竟細菌很小,怕沒有殺完,又因為傷口是在腦部若處理不好,可能會導致腦膜炎,董胖就可能變成阿達阿達,連一加ㄧ都不知是多少了,所以要先住院ㄧ星期,打抗生素,這一星期,家裡人還是輪流去醫院陪他,真是累人。一星期過去了,本以為可以出院,結果,醫生宣布,還要再住院3星期,打電話跟老媽講這訊息,老媽馬上指示,給他訂便當,董胖哀嚎一點用也沒有,因為三星期,實在沒辦法天天有人來陪他。小胖又貢獻了M2借他,讓他渡過這漫長的三個星期。我想他也不會無聊,有俏護士小姐陪他每天跟護士打哈哈。我去醫院的時候,有發現董胖跟俏護士聊天時,情緒特別興奮。

反正,董胖這一次榮總住院記,花了10多萬,還好友親朋好友的紅包相挺,不過最累的還是爸、媽、老姊、小胖和我自己,要輪流去榮總看他。

特別要感謝彥萌表哥與小碧嫂嫂大力相助,尤其是在給老媽安定的支柱這部份,真是太感謝了~~~。

全站熱搜

小小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